400-166-7098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

上传时间:2021-08-21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1)

(500启动剂)

“在活力农耕中我们是健康的构建者,而不是疾病的疗愈者。” 
        
有法律对抗人类彼此杀戮;
有社会团体阻止对动物残酷;
有生态学锁定研究植物;
而大地母亲正被视为烂泥对待。

        ——阿历克斯.珀多林斯基(Alex Podolinsky), 活力农耕先驱

      2014年李大哥去澳洲见到了 Alex老爷子,老爷子90多岁,非常亲和,听说李大哥是中国去的,非常开心,并表示中国是将来活力农耕发展的核心。老爷子一辈子钻研活力农耕的实操性,并在澳洲和欧洲毫无保留的义务推广。其研究出来的复合500(P500),可以在地堆肥了,不需要找原料、运过来、喷洒、搅拌、堆肥,再运到田地去,ALex让农夫真正的解放了。李大哥在第一次他们家住了半个多月,每天清晨老爷子5点多就在田头等他们去查看土壤和作物,其要求作为一个合格的农夫必须要在一线耕作,掌握一手的资料。农夫只有真正的懂得土壤,气候环境,和作物建立不仅仅物质的联系,才能种植出好的产品。这和人智学始祖Steiner倡导的思想完全是继承吻合。一个和土地打交道一辈子的人,是如此的热爱土地,全身心的投入陪伴,又有了多少情感的联系。这不正是我们目前浮躁社会中大多数人所缺少的精神?

     下午天空下去蒙蒙小雨,可能长途奔波加上喝了高度白酒就特别乏困。在宿舍睡了半下午的午觉。醒来窗外滴答滴答的雨滴加上鸟叫虫鸣的大自然美乐,身心特别放松。参加此次培训的农友学员们也陆续都到达了,和我同宿舍的两位舍友,一位是来自青岛种植有机苹果的李剑,小伙子5年前就将农业确定为自己的人生方向。另一位来自济南泰安做量子农业的 韩明昊,今年才23岁,但已经有2年经营的农夫了。此次来培训的有20来位,大多来自 广东,江苏,浙江,陕西,山东,贵州等,有专职从事农业的,也有兼职做试验田的,还有刚拿地要转行有机农业的。大家见面一点也不陌生,相互讲述自己和土地的那点故事。好奇这接下来课程到底会学到哪些实操性的技能。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2)

(中德农场宿舍)

        14日给我们做培训的是 大黑老师和柳伟老师,首先大黑老师给我们讲了近年来有机农业的发展过程。 现在我们的化学农业导致耕地全面退化的进程始于尤斯图斯·冯·李比希发现植物只能吸收水溶形式的营养元素,化学肥料产业由此开始,常规农业已经越来越被这种植物的给养的思路所主导,越来越倾向于水培化-- 几乎完全没有考虑到土壤和大自然的组织结构。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3)

      尤斯图斯·冯·李比希男爵(Justus von Liebig,1803年5月12日出生于德国达姆施塔特,1873年4月18日逝世于德国慕尼黑)是一位德国化学家,他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农业和生物化学。他创立了有机化学,因此被称为“化学之父”。作为大学教授他发明了现代面向实验室的教学方法,因为这一创新,他被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化学家。他发现了氮对于植物营养的重要性,因此也被称为“肥料工业之父”。

      实际上虽然植物吸收水溶形式的养分,但植物其实有两套根系,一套是主根,直根,这套根系主要用来吸收水份,另一套是侧根,绒毛根,这套是用来汲养的,但绒毛根更喜欢的是附着在胶体形态的腐殖质中汲收所需要的养分。腐殖质包裹着水溶性的肥料,绒毛根扎进腐殖质,当太阳的温热起来后,植物根据自身的需要来汲取所需的养分。更多的时候植物其实是通过主根来吸收水份的。如下图所示我尝试来阐述一下两种肥料在土壤中的吸收过程。这是活力农耕的最关键的基础,这点一定要明确。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4)

(植物在水溶性肥料土壤和腐殖质土壤中汲养方式)

      左边我们是展示的是水溶性肥料情况下,植物的汲养方式,是被动的,当我们浇灌水溶性肥料时,我们植物周边的土壤都渗透了肥料,这样植物在吸水时候就一同汲到了肥料,在肥料饱和的时候,为了吸到更多的水还是被动的被吸收到了肥料。就好比人一样吸收了大量的盐分,口渴了想喝水了,但是提供的还是盐水,越喝越口渴,越渴越要喝,最终导致身体负荷不了。随之而来的是身体虚胖各项指标超标。对于植物来说同样的道理,出现水肿,颜色深绿,叶子耷拉,绒毛根退化,本身应有的营养成分达不到,相当于植物虚胖了。一种病态的形态,可是不了解的人们在菜市场最喜欢购买的就是这种肥厚,水嫩的蔬菜。回家后这种病态的植物就很容易腐烂,不易保存。一般我们都要放到冰箱保鲜,口感吃不出蔬菜应该的味道。而在种植的时候这样的植物也容易生病不耐虫害,需要各种农药,导致恶性循环。

       而右边的图展示的就是正常情况下,植物生长环境应该都的状态。植物的汲养方式是主动的。我们不使用水溶性的肥料和农药。我们使用的是直接腐殖质肥料或者活力农耕下使用复方P500启动绿肥在田转化腐殖质的肥料。因为腐殖质是胶体结构的,和土壤形成团粒机构,然后将水溶性的肥料包裹在胶体中,只有植物绒毛根扎进胶体后才能吸收到肥料。植物周边的土壤不会被水溶性肥料渗透,这样当植物在太阳温热作用下需要喝水的时候主根就直接喝到干净的水,而不是充满肥料的水。当植物需要营养的时候其绒毛根就会开始工作,吸收扎在腐殖质胶体里面的营养。植物在两套根的作用下分工明确,互不干扰。种植出来的植物,叶片翠绿直挺。富有生机,即使收割后也不容易腐烂。能够长时间的储存,口感也富有植物特有的味道,营养丰富。而且应为健硕,不容易生病,抗虫害能力也强,加上绿色有机种植根本就用不到农药。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所在,在化学肥料之前,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使用这种种植方式,回馈给我们人类的是健康的体魄即便在医学极不发达的古代,保证了我们能够繁衍生息。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5)

(堆肥和P500同时泡入水中)

       课程一开始我们做了一个实验,把堆肥和P500同时泡入水中,模拟我们土壤中水溶性肥料和腐殖质肥料的在浇水、下雨等情况下对土壤的渗透状况。经过三天三夜的浸泡,堆肥中的物质早已溶于水中,使得水体变色污染。而我们的腐殖质形态存在的P500确依然能够保留其胶体形态,不溶于水。
      掌握了植物两套根系工作的原理,也就掌握了活力农耕的精髓。在接下来的两天课程里我们主要就是围绕着如何使用好活力农耕P500配方种植有机植物展开。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6)

(大黑老师(右)和柳伟老师)

         如何塑造好土壤的环境?东北黑土地是我们古老的腐殖质土壤,有的公司从东北整车皮的拉黑土来种植农作物,可是这种掠夺式的方式可持续吗?而腐殖质土壤、微生物都是活的,换了环境还能是保持固有的能效吗?就此我特别赞同大黑老师所说:建立好的土壤结构,好的腐殖质,给子孙后代留下腐殖质银行。用更少的投入,生产出更多好的土壤。好的腐殖质可以存储70%的水份和丰富的营养,保存好了就像地下水库一样,等于帮我们子孙后代存储了水和肥。在大黑的西安绿我农场就遭受了2个多月的极度干旱天气,其他普通种植的小麦早已因干渴枯竭,但大黑因为土壤已经深松富有腐殖质,依然产出了高产高品质的小麦。同样有一年陕西关中地区大面积连续降雨,大风天气,导致区域内小麦大面积倒伏减产,但大黑家的小麦仍然不受影响。

       记得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中国的白酒中99%的含量基本一样,只有1%的微量元素导致了酒的各种等级之分。食物中及其精微的物质,就会决定不同的品质和风味。而农夫做的正是给这些作物塑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而已。土壤结构是有机种植的根本,只有实现了这一点,植物才能在太阳温热调解下,吸收其自身需要的养分。试想想我们撂荒很久的田地,生态依然不会主动得到修复,就是因为土壤结构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是一个很慢的修复过程。

       大黑的口头禅永远是:“大地是母亲,太阳是父亲,老天爷是最好的老师。”

      下午我们开始学习P500活力启动剂的搅拌练习,关于P500的神奇和如何使用我在后面有机会会再详细写一篇记录。这里就不在赘述。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7)

(P500搅拌练习)

       搅拌P500可以一个力气活,大半桶的水先从水中心搅拌开始,慢慢加快手的速度形成漩涡,再慢慢向桶壁移动手臂,使得旋涡变大,水位变高形成一个“V”字型。然后用手打乱旋涡,形成一个混沌状态。让更多的空气与水充分溶解,然后再反方向旋转手臂,产生反的旋涡,周而复始。时间长达一个小时,而且中途不能停歇。这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不晓得挑战。不管是体力还是耐心第一天都很难做到。两位老师和昆山悦丰岛的阿汤哥学长逐一给大家确认手法的正确性。半小时下来我已经汗流浃背像个落汤鸡。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8)

      搅拌半小时,BD小澳终于同意给我们中场休息,李大哥买来大西瓜,简直是雪中送炭的好事呀。吃完瓜,补充了能量,又开始后半程的搅拌练习,虽然手臂还是酸痛,但内心慢慢的平静下来,也掌握了一张一弛的的用力节奏,比上半场要好太多了。

     搅拌练习完成后柳伟老师又现场展示了P500和501的喷洒方式,我们也有样学样走秀了一场。大家在活跃的气氛中迎来了夕阳,晚霞照耀在李大哥的农场,格外的美丽和疗愈。

中国绿色有机农场寻访记 1 黄岩中德农场(中)(图9)

编写|:庄舟